公告:

阆中 我身躯里流淌的那些人精或物髓

时间:2014-08-22 20:28 浏览: 来源:四川古镇网

  • AD:

  举凡人的一生,除了生他养他的故土之外,能够令其进则沉醉迷离、退而魂牵梦绕的地方,皆可枚举。且常常以其有别于故土的景致和风韵,迷诱人重新对生之所从、魂之所皈作出选择,甚至直接就引领人或义无反顾地投奔生存其间、或隔三差五地奔赴玩乐其间,竞致忘了生从何来、故土何在。阆中于我,如是所言。

  想当年,杜甫先生写就“阆中胜事可断肠、阆中城南天下稀”那一刻,是否萌生了就此离乡背井、居停阆中的想法,或未可知。但他对这方水土的迷恋和赞誉之辞,已跃然纸上,流传世间。当如今我写下“观山赏水喝烧酒,听歌看戏耍朋友”这一刻,至少也道出了我对阆中独有的钟情吧。

  阆中奇美,美在山水,以及山水滋润出的迷一般的女子。山水蕴秀,咸聚阆中。丝绸般柔软细滑的时光,或在毛毛雨里浸染出一座静谧的古院,或在懒太阳下辉映出一方玲珑的塔楼。万丛浅丘陵,千里嘉陵江。四面山环,三面水绕。演绎嘉陵第一江山,润泽千年阆中古城。晴时山岚蒸蔚水波依荡,雨中水雾弥漫山城合一。且不说城对岸锦屏山如画的塔楼亭阁,葱茏的杂花野树,进则入画为仙,退则隔世悟道。也不说城脚下嘉陵江似锦的绵软绿波,如镜的层叠翠浪,近可濯洗烦愁,远可清明心性。单就说静卧山水之间的这一方城廓,悠久的历史源远流长,灿烂的文化日月同光。阡阶陌巷,青瓦红墙,纵里横弄,密廊疏窗。民风民俗别出心裁,城气城脉别有洞天。堪作巴子国都,曾为四川首府。山水人脉共衍,风骨情韵独馨。

  其间袅娜出一位着小阳伞的女子,如花静开,微风移步。逡巡在青石板上,摇曳于红墙根下。身着那袭蓝紫旗袍,映亮了巷间游走的懒阳。隔着那洞透绿的雕花木窗,轻轻一句呢喃,小门洞开,倏然进去,于天井里花台边款款落坐。泡一壶青花盖碗,捧一卷丝质古轴。她俊秀的脸庞,弥漫出诗质的时光。

  这女子我记得,名唤静波,或叫爱华,又或者是所有阆中女孩的闺名。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在古城的一间院落里,春笋般玉立着一位叫静波的女子。涵养深邃如静巷里一枚阳光下的海棠,开朗活泼似波光中几缕水气上的芬芳。静波热爱文学,也爱着我的一位文友。他们珠联璧合,演绎了古城一段传奇的浪漫爱情。二十一世纪初春,在古城明媚的风景里,又春阳般袅娜着一位叫爱华的女子。爱藏心间如千年古城不紧不慢不急不迫的几眼井泉,悠悠之水润泽了天边的朝霞,华著红颜似万千传说不屈不挠不依不饶的数抹婵娟,盈盈之光普照着远方的游侣。爱华从事旅游,挚爱着她梦里的江山,二者交相缱绻,合奏了古城一阙执著的人生信念。其间还有许多的女子在古城进进出出,我们或交目成酣,或握手言欢,却都像了古城蕴藏的千万个典故,数也数不完。

  阆中神韵,韵在人文,以及人文焙养出的火一般的男子。人文荟萃,共旺阆中。折扇般款款展开的典故,或在向阳处挥洒出一段豪迈的激情,或在阴凉里缱绻出一阙幽迷的婉转。孕育风水古城,传颂万古奇闻。远古伏羲氏,同代宰相史。天宫银针铜钱之缘,天罡淳风推背图案。落下闳太初仪测天算历始有春节,唐太宗信风水锯山断脉方出武曌。且不说张飞庙忠义立三国彪柄青史,入可览史鉴人心,出则自省悟品性。也不说清贡院科举选良才造福后世,学应知圣贤懂礼义,著当识古今知兴替。单就说古城中世代流传的王氏皮影,一张牛皮影影绰绰摇摇晃晃演尽人间悲欢,几段故事响响亮亮风风火火述说今古传奇。

  其间有一位男子,徜徉于巴人傩戏的鼓点之间,穿过古城的街巷,在华光楼浸下的一抹阴凉间,依在黄桷树旁。拈几粒春风里的花生,端一杯月光下的烧酒。他奇峻的脸上,写满岁月古老又崭新的沧桑。

  这男子我认得,他是元文,或是袁勇,又或者是所有阆中男人共同的一个名字。元文是巴人的后裔,居住在阆中幽长的一条小巷尽头一间幽深的院子里,祖祖辈辈靠做木工为生。元文家的木工活是全阆中最有名的,尤擅雕刻工艺,小小一方木板,大大一片天地。他凝神俯首,以心血浸之润之,搓之揉之,雕之凿之,疾时若闪电,缓时似懒蚯,粗时如浮云,细时若游丝。花鸟虫鱼惟妙惟肖,梅兰竹菊栩栩如生,福禄寿喜寓意深深。靠着世袭的手艺活,元文把自己的日子也雕刻得疏密有度,游刃有余。袁勇则是居于阆中的一位诗人,感触着阆中深厚的历史文化,抚摸着阆中鲜活的诗歌音符,他的诗歌秘境般深邃,刀峰般锐利,可以直通灵魂,直戮人性,让凡俗的生活在诗歌中荡涤出真品性。

  闲时在阆中,我总是邀约元文、袁勇诸君,泡在阆中黄金般的白天与白银般的夜晚。当一个传说接踵另一个传说而来,当一段民歌紧挨另一段民歌唱响,当一杯浇酒轻抿另一杯浇酒的嘴唇,一颗心也紧偎着另一颗心,铿锵有力的跳动,使阆中虎虎生威,击节而歌,奏响了一座古城与一群凡人内心不凡的乐章。其间还有更多的兄弟姐妹,同样空气或尘埃一般粘在阆中,不分不散,不离不弃。

  阆中独魅,魅在物髓,以及物髓诱引来的梦一般的男女。果甜花红,酿醉阆中。家珍般藏而不露的秘制,或在仄巷里漫溢出一朵两朵静开的羞蕾,或在深院中轻颤出三枝四枝魅惑的呢喃。万亩桑麻秀,千顷稻谷香。滋养五谷百姓,招徕八方嘉宾。且不说张飞牛肉黑面红心,小小一块牛肉包孕百代工艺,五味杂陈。也不说保宁蒸馍盖着红印,圆圆一块蒸馍承袭祖传秘方,幽香独盈。更不说银河丝毯,天上取样人间织,织出花团锦簇锦绣河山,织出七夕仙葩八面玲珑。单说享誉海内外的保宁醋,名冠全国四大名醋之首,入味七十二种中药,独揽巴拿马国际金奖,其味独特,其香醇久,惹得八方游客纷至沓来,熙来攘往。

  其间有一些男女,或驾云来,或腾雾至。先是怯怯生生敲开古城大门,然后惊惊诧诧徜徉其间。伏一洞窗口,观今古风云流变,看世事变化沧桑。持一块木雕,阅人间神界传说,读古城仙境辉煌。入夜,踏着朦胧月色和疏朗更声,随便步入一间小院,品着阆中小吃,喝着阆中烧酒。那明明暗暗的脸庞,洋溢出迷人的幽光。

  这男女我陪过。名叫悠悠,或者乐乐,又或者是天南地北所有到过阆中的男女的化身。悠悠是我的文友,来自南方,他到阆中既不为美食,亦不为美景,乃是缘于他的一个梦。他说他从《新华词典》上认识一个字:“阆。地名。四川阆中”。然后联想到阆苑仙景,然后他做了一个奇梦,说有一位命中的女子咬着他的耳朵说:“我在阆中等你!”然后他决定要到阆中。我陪着他走在阆中的时光里,也走在他的梦境里。此后几乎每年他都会到阆中,浸淫在这一方水土里,他身上竟散发出悠久的阆香。乐乐是我的博友,一位北方女孩,却有着南方女子的俊秀和乖巧。那年她独自来看我,我便陪她去阆中。看巴巴寺,逛滕王阁,上锦屏山,游张飞庙。入夜,在江边,品着友人送来的烧酒,远观对岸锦屏夜色色魅迷醉,近听脚下嘉陵秋水水柔清幽。想起白天看过的王氏皮影,听过的阆中民歌,我俩浅酌深醉,两张粉红的脸庞,竟然使得阆中的夜色也依依暧昧起来。我知道,已经和还有许许多多天南地北的人会和悠悠乐乐一样,会在这里找到生命里的悠闲时光。我也知道,已经和还有许许多多天南地北的人会和我一样,甘把阆中当故乡。(阆中报)

    广告赞助

    站长推荐

    热门标签

    热门排行

    Copyright © 2014-2015 www.517sichuan.net. 四川古镇网 版权所有
    关注我们 和小伙伴一起相约四川古镇 微信账号:sichuanguzhen QQ:121069145

    |